人物传记
文人张书省
发布时间:2012-11-27    发布部门:渭南日报    浏览次数:    字号:A|A+    [打印]    [关闭]

  (记者 李西成 张晓玲 张莉娜)走出了家乡的人生,目光和胸怀就放大到了国家和民族,但他的根还扎在故土。

  11月11日,是个星期天,天气格外晴朗,灿烂的阳光给寒冷的冬日增添了一丝温暖。早上八点多,我们一行四人从渭南出发,到省城采访原陕西电视台副台长张书省老师。在此之前,对张老师的了解只是一些书面的介绍,等见到本人,原来想象中颇有威严的领导形象淡化得了然无痕,取而代之的是大气谦和、朴实可亲、真诚实在的学者形象。也许是同为“媒体人”的缘故吧,一见面,我们彼此就感觉到一种默契。

  “渭南人,最关心的就是渭南的事,尤其是各县市的变化。我家订有《渭南日报》,我天天看,特别是‘天南地北渭南人’这个栏目,我每期必读。”一开口,张老师自然而然地流露出了他对家乡的情感。“我上初中是在渭南瑞泉中学上的,和渭南的情感很深,从华县老家到瑞泉中学有20公里的路程,那时没有自行车,都是靠走路,每个礼拜六下午自习课后,我就从学校走回去,星期天下午再走回来,有时都走到天黑了,公路上几乎没有汽车,这样连续走了近四个学期,最后一个学期才有了自行车。”提起往事,张老师陷入深深的回忆中。忆起自己在大荔沙苑农场劳动锻炼的情景,他是西北大学最后一届去沙苑农场的人,那时规定所有的教授都要去哪里劳动锻炼,知识分子要改造。“现在有十几年都没有去沙苑了,我想着要去一次,看看沙苑的变化。”

  说起在广播电台工作的经历,张书省的话明显地多了起来。1966年,张书省被调到华县广播站工作,那时他刚20岁,在广播站一呆就是六年。“对广播我情有独钟,最见不得就是别人贬损电台。上世纪60年代,广播在各媒体中,可以说是先声夺人,充分发挥了自己的优势,非洲政变都是通过电台播出的。媒体的发展、竞争,有着客观的规律,广播的发展在一定阶段会出现起伏,但它的方向始终是前进的。到了上世纪90年代后期,前后有十年的时间电台效益都不理想。别人把广播贬得一文不值,但广播的作用,广播在特殊时期、特殊环境下呈现出来的独有优势是不可替代的。”1988年底,他调到省广播电视厅工作,北大街的电台门前始终有人站岗,这说明电台的重要,任何时候最快速把新闻播出的还是电台。

  生活中,张书省最不愿听到的话就是有人骂农民。他原来在县上工作时,经常去农村,对农民的疾苦他深有体会。有一次,儿子回来后说,同学在一起常贬损说“你农民”,他就说,你爸不算农民但是从农村长的,你爷也不是农民,但是祖先是农民。这个城市里边,近三代,远四代祖先都是农民,农民在谋中程度上就是你爷,我们怎么能糟蹋农民。我们身上穿的,嘴里吃的哪一样不是农民供的。没有农民吃啥,穿啥,怎么能骂农民。“我对农民的情结,和我们这代人受的家庭教育,家庭出身有很大关系。”

  在新闻界张书省属于资深传媒人,他经常给记者讲,采访时,一定要把采访对象的讲话变成说话,尤其是领导,尽量少用讲话,让他说话,而且要把说话变成最通俗最普通观众最能接受的话。他说,李长春提出的“走、转、改”非常好,记者不到基层去,怎么能写出好稿子。张书省在省电视台当主任时,他经常要求每个记者一年最少下陕南或者陕北农村采访两次,每个月他至少下农村一次。他得的三次中国新闻奖有两次都是在陕北农村采写完成的。记得去陕北采访全国教育系统劳动模范王思明时,去的时候是晚上没有感觉到害怕,到三四天后,采访完回来的时候,才发现路很窄,路面结了厚厚的冰,路的一边就是深沟,落差有好几层楼高,坡度又大,走路都很害怕,更不用说汽车了,真不知道车是怎么开出来的。他常常对记者说,被采访对象感动不起来的时候,是因为采访者你自己没有进入角色。记得采访郭明秀的事迹时,头一天采访时,最有话说的那个人却没有说什么。第二天,我先把自己的情感调动起来,我流着眼泪采访,被采访对象也就泪流满面,那个画面就很感人。

  说到文学,张书省谦虚地说,对文学他只是一种爱好,从十五、六岁就开始写文章,几十年如一日,从来没有间断过,几天不写文章就觉得难受不舒服,已经成了一种习惯。但是为了身体健康,他晚上从来不动笔,从不占用工作时间。他所创作的文章都是在休息日里完成。“我的文字功底都是在十五岁到二十岁养成,新闻功底是在二十岁到二十五岁时磨炼出来的。大学期间只是一个中转。工作后,才觉得上学的可贵,每月23.5元的工资,就拿出13元,订报、买书。除了工作时间外,全部的时间都用在了看书读报上。‘就像牛犊子进了草地,只知道低着个头拼命地吃。’读小说、读杂志、读报纸……什么都读。”张书省幽默地说。他又说:“我的书里最遗憾的是很少有写父亲的文字,但父亲一心为革命的形象对我影响太深,那个时候除了过年能见那么一面,平常一年他都回不了一趟家,现在看来近在咫尺的事,那时候觉得很遥远,老一辈革命者真是太伟大了。”

  有人这样评价张书省:他曾在大学中文系执教,出版过关于写作教学的专著,还曾编辑过大学学报,对他的文学鉴赏和文字表述能力,我是常常要自叹不如的。他是那种靠自己的能力和恒心来开拓事业的知识分子,丰富而坎坷的经历无疑会加深他对人生的领悟和感受,加之又长期从事电视新闻工作,和社会、和民众有着一种无法割断的联系,面对着现实社会中的光明与黑暗以及老百姓的喜怒哀乐,他当然不会无动于衷。

  更要指出的是,张书省的以上这些长处凝聚于文学创作,就使得他的散文具有了一种平和却绚丽、朴实而深刻的艺术感染力。如果你读了张书省的《紫丁香》《这都什么年代了……》等散文集,你就会一次又一次被感动的。

  小资料

  张书省,1947年出生于华县。1975年毕业于西北大学中文系。毕业后留校任教并从事行政工作,后调陕西电视台工作。先后任新闻部副主任,陕西广播电视厅宣传处长、总编室主任,电视台新闻部主任,陕西电视台副台长,高级编辑。陕西省影视评论学会、新闻工作者协会、广电协会常务理事。2002年加入中国作家协会。

  著有散文集《紫丁香》《这都什么年代了……》,随笔集《仁山智水》,学术论著《新闻规行矩步与随“新”所欲》《回忆录写作纵横》等。创作诗歌、散文、小说并撰写文学评论共300多万字,新闻作品和文学作品多次获中国新闻奖、中国电视奖和地方奖项。被评为陕西省优秀新闻工作者,第五届全国百佳新闻工作者,获陕西省人民政府优秀文学编辑奖,陕西省有突出贡献专家。

渭南市人民政府办公室主办

渭南市电子网络和大数据中心承办 网站标识码:6105000008

渭南市政府办公地址:渭南市三贤路北段 联系方式:0913-2109200

运维电话:0913-2930116 邮箱:wn_webmaster@163.com

本站有些信息来源于网络,如有侵权请与我们联系(建议使用IE7以上浏览器访问,获得好的体验)

陕ICP备:11001672号-1陕公网安备 61050202000357号